Thursday, December 15, 2005

泛民,民陣記者會,呼籲市民12月21日參加爭普選燭光集會

















Monday, December 12, 2005

訪美相片



















Assistant Secretary for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Labor Barry Lowenkron






















Christopher R. Hill, Assistant Secretary for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Tuesday, December 06, 2005

12月4日反對政改大遊行(2)




Posted by Picasa

Monday, December 05, 2005

12月4日反對政改大遊行







Posted by Picasa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05

訪歐相片



Meeting with Mr. Eneko Landaburu, Director General for External Relations of European Commission



Joao Vale d'Ameida, President Barroso' Head of Cabinet



In front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 Building

Friday, November 18, 2005

普選時間表符合《基本法》

信報財經新聞
楊 森 2005-11-16

政改第五號報告公布後,社會強烈抨擊政府方案沒有普選時間表是民主倒退的做法。政制發展專責小組顧問梁愛詩撰文辯解為什?普選時間表不能寫進政改方案,但仔細閱讀後,還是離不開鳥籠政治,凡是中央同意的,什?也可以,凡是中央未決定的,就不符合《基本法》,就超越人大決定,結果將民意束之高閣,不知何年何日才有普選!

人大無否決普選時間表

  梁愛詩認為在政改方案提出普選時間表,是不符合《基本法》,因為《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及六十八條規定應根據特區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制訂特首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而人大常委四月六日的解釋,再進一步限制修改特首及立法會產生辦法的程序,是先要由特首向人大常委提報告,由人大常委確定是否需要修改。

  首先,香港爭取普選二十多年,從民主高山大會、爭取八八直選、爭取民主《基本法》,到兩局共識方案、爭取政制直通車,及至回歸後,二○○三年及○四年兩次「七一」大遊行,不但反映港人爭取普選的決心,更證明高素質的香港人絕對配得上盡快落實雙普選。因此,不論從特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在政改方案中提出普選時間表是絕對符合《基本法》。

  其次,特首已公開表示自己希望盡快有普選,只要中央願意信任香港人,願意聽香港民意,特首隨時可向人大常委提出報告,由人大常委確定需要修改○七╱○八,或是二○一二年的選舉由普選產生,完全可符合人大常委的程序。

  梁愛詩又辯說,人大常委的「四.二六」決定是在充分考慮港人要求○七╱○八雙普選的意見後,仍決定否決○七╱○八雙普選,故任何不符合這個決定或超越決定範圍,都不會獲人大常委批准和備案。

  明顯地,人大常委的決定只針對○七╱○八的產生辦法,而沒有否決普選時間表的訴求。在政府向人大常委提交的報告中,是有包括港人要求盡快制訂普選時間表的訴求及理據,人大常委考慮後仍沒有否決這訴求,市民實在看不出為何提出普選時間表,是超越人大決定而會不獲批准和備案?超越之說只是砌詞狡辯吧了!

  對於指修訂程序十分緊迫,及有了路線圖才可以定普選時間表的解說,亦只是轉移視線的說法。專責小組自成立以來,一直就香港政制發展進行諮詢及研究,收過不少港人對○七╱○八或盡快雙普選的計劃和建議。在人大否決○七╱○八雙普選之前,香港三個主要政黨都支持○七普選特首。因此,只要中央同意,願意依據香港民意定出港人可接受的普選時間表,就能水到渠成,十二月下旬才提交草案,為何會趕不及呢?
港人夠智慧選擇政府

  政府的五年計劃、十年計劃,大家不會陌生。普選時間表和路線圖就像五年計劃,定出在哪個時間落實普選的目標後,再一併訂出各項計劃的步驟和程序,一步一步去做。沒有時間表是很易失去方向、失去計劃,最終失去邁向普選的決心。

  若再拖延普選時間表,香港的民主進程只會迷失方向。相反,有了市民接受的普選時間表,減少社會爭拗,公眾才有清晰目標,各政黨及有興趣從政人士才可朝?這個目標時間去裝備自己,將精力用在落實普選的制度及有關的準備工程之上。以香港人的才能及教育水平來說,相信落實普選,讓港人可憑自己的智慧,自由選擇自己的政府,只會為香港帶來和諧穩定,增加港人對香港、對祖國的歸屬感,造福我們的下一代。

  過去兩次「七一」大遊行已證明追求民主自由不會帶來動亂,十二月四日港人將和平及有秩序地再踏民主路,希望特區及中央政府能聽到市民的意見,讓特區有個普選時間表,切實開展普選政制的發展進程。

Thursday, November 17, 2005

我希望爸爸媽媽會看見普選的一天

地區活動 -反對政改5號報告書 2

1月20日(星期日)

荃灣分部
活動: 單車民主遊行
時間: 11:00am
地點: 大窩口 至 荃灣大河道

活動: 街頭論壇
時間: 2:00pm
地點: 荃灣大河道

反對政改5號報告書 - 地區活動

1月19日(星期六)

支部: 九龍西
活動: 簽名行動、結他伴奏唱歌
時間: 5:00pm
地點: 旺角行人專用區

屯元分部
活動: 普選唱生哂
時間: 11:00am – 2:00pm
地點: 屯門錦華花園空地

車隊遊行 -反對政改5號報告書

日期:2005年11月26日(星期六)
集合時間:上午11時
集合地點:美孚
車輛數目:20-30部車隊遊行
時間:上午11時30分至下午1時
初擬遊行路線:九龍西(美孚) 至 九龍東(油塘)

向許仕仁抗議政改5號報告(南區)















Saturday, November 12, 2005

爭取普選,全賴有您!

作者: 陳竟明 ( 民主黨副主席 )

香港的政制改革又到了關鍵性的時刻!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基本法附件一規定。附件一的第七條指出,在 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自 03年七一遊行,全港早有共識,在 2007年的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確需修改。但去年四.二六人大釋法,把香港人在 07和08 年進行雙普選的權利否定了。自此,香港政制發展,便被困在基本法和人大釋法的鳥籠之內。

政府最近提出的政制發展第五號報告書,建議把行政長官選舉 委員會由800人增至1600人,所增加800人中500多人為區議員,其餘近300人則將分別在其他選委界別中遞增。至於08年的立法會選舉, 建議由現時60 席增加10席,分別在功能組別和地區選舉各加5席。而功能組別的5席由區議員互選產生。

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的最新民調結果顯示,雖然有近六成市民大致上接受上述方案,但聲稱接受者中三分之二並非欣然接受。民調結果又顯示,即使人大釋法,三成多市民要求 07和08 年進行雙普選,三成多市民要求2012有普選,合共近七成市民要求盡快有普選。 而六成半市民,要求為雙普選制定時間表。可惜政府仍然對市民的訴求,置若罔聞。 許仕仁和曾蔭權更偷天換日,自稱為民主派,認定第五號報告書的建議是向民主踏出一大步。劉兆佳並恐嚇立法會議員說,若不通過這方案,原地踏步,會喪失民主發展的動力,令下一步發展變得不明朗。

03年區議會選舉時,政府沒向公眾說明區議員可選特首,而委任區議員亦非民主選舉產生,今次這個區議員方案,委實不公平,亦非向民主邁進。情況剛好相反,通過這方案,才會喪失民主發展的動力。增加由委任議員可選出行政長官及六名立法會議員,就是增加政府可控制選出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議員的把握。試問在519名的選民中,政府已控制五分之一 (即102人),再加上支持政府的當然議員及民選的保皇黨議員,政府不是很容易佔去六個立法會議席的大多數嗎?日後,在立法會辯論及爭取民主政制的時候,要湊夠有三分之一(即24名)「香港良心」,困難度不是更大嗎?將來,要「否?」不民主政制的難度,也會更大。所以,不取消委任議員,不把功能界別中的團體票和公司票轉為個人票,又怎算是民主進步呢?

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已表明反對五號報告書,要求制訂普選時間表,取消委任議員,爭取盡快落實一人一票,選區議員,選立法會議員,選行政長官。 香港的政制改革又到了關鍵性的時刻!七一效應已令曾上董落,大家要繼續努力, 十二月四日,再用人民力量,令香港實行民主普選,改善施政,才真的是「福為民開」。

Monday, November 07, 2005

尖東民主接力爭普選 (6//11)

















Saturday, November 05, 2005

向許仕仁抗議政改5號報告(大埔區)